钱景金融网
导航

主页 > 金融产品 > 期货 > > 详细内容

影子下的仓库暴露 贸易融资又陷信用危机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来源: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 官平

  因一名货主储存在保税仓库中的若干吨铜和铝,被指涉及一宗欺诈案件,青岛港就此卷入一场“仓单风波”中。

  自6月初事发至今,公安机关仍未发布与案件相关的任何调查结果。目前青岛港事件风波尚未平息,中、外资银行开始对其他港口,以及铁矿石、大豆等其他大宗商品融资进行调查,特别是对保税仓库质押融资商品进行盘点。但大宗商品贸易融资“重镇”上海目前未发现类似重复质押事件,多数银行仓单质押融资虽谨慎但仍未停止。

  中国证券报记者多地调研发现,继上海前些年发生钢贸重复质押融资事件后,再度被曝光的类似铜贸欺诈的融资事件,使得贸易融资又陷入“信用危机”,同时也暴露了仓储业“漏洞”以及保税监管“盲区”。“谁”的仓库,仓库里都有什么?阴影之下,一些乱象悄然滋生。若不及时铲除仓储业“病根”,类似事件仍将在下一个港口或大宗商品上发生。

  融资背后 商业模式透明度低

  日益收紧的信贷环境,使得更多的实体企业通过进口铜等大宗商品来突破银行信贷的限制。

  大宗商品贸易融资是商业银行业务与服务之一,旨在促进国与国、企业与企业间的进口和出口业务。实际上,利用大宗商品进口进行贸易融资最早仅局限于金属,尤其是金属铜的进口融资,撬动资金多,周转快捷,但近年来,这样的操作已蔓延到大豆、铁矿石、铝、镍等多数大宗商品。

  数位银行人士表示,在目前严峻的经济和贸易形势下,积极发展贸易融资业务为企业贸易发展提供资金支持,意义巨大。

  青岛港事件发生后,一些外资行担忧在中国的贸易融资业务将遭受损失或有违约风险。但华侨银行相关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其今年在中国的业务重点之一是贸易融资板块,该业务需要境内境外配合,利用内地的资本运作方式把贸易融资做好。

  “我们觉得风险点在于我们怎么样了解客户的贸易流。”上述华侨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假如了解贸易,他们就可以了解到这是不是真正的贸易,这个方面华侨银行非常谨慎。

  但从舆论来看,目前聚焦在对事件本身的调查,以及呼吁打击贸易融资违规行为。一家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上海某地支行负责贸易融资业务的副行长表示,青岛港再度发生类似上海钢贸的事件,须找准“症结”所在,如果一味强调融资业务本身,不仅会严重损及国际贸易,还会伤害铜产业链。

  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铜生产商及贸易商认为,融资贸易是一般贸易进口,利用息差、汇差解决融资问题是很正常的,长期以来是存在的,令监管层担心的是,有些货物转口速度过快,“空转”导致融资杠杆过大,如果资金进入房地产等高风险行业,风险就会快速暴露。

  业内人士表示,从法理上说,铜融资有真实需求性,但融资背后企业业务能力的专业性与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和安全性尤为关键,对于基于真实进口的铜贸易应该大力扶持,对真实的转口贸易可以有限支持,而对于虚假的“空转”贸易应该严格限制。

  风险当头 商品融资各有其“术”

  目前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进行。业内人士认为,虽然该事件主要涉及外资银行,但可能会导致国内银行收紧甚至关停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融资业务。

  “通过商品来操作美元热钱流入中国,是比较可控的,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过热’。”上海一家从事金属贸易融资业务的贸易商表示,这两年,中国银监会、外管局一直在给类似融资铜、融资胶、融资豆等大宗商品贸易融资进行“降温降热”,多数银行对信用证开具进行间歇性限制。

  该贸易商透露,实际上从今年春节开始,一些银行开始慢慢留意此类风险,包括其他行业诸如铁矿石、大豆贸易传导过来的商品贸易风险,多数银行开始主动“降杠杆”,对开具信用证,也在降额度、降速度。

  “即便融资铜业务收紧,肯定会去寻找下一个商品进行融资。”上海一家铜贸商相关人士表示,前两年融资铜业务降温后,一两个月就重新恢复,因为监管层想严查,但融资业务主体——银行、贸易商、仓储机构,都想从中获利,并不想关停质押融资业务,造成“上面查下面应付”,铜如果不好做,也可以换成镍或是其他商品。

  大宗商品贸易融资业务在中国保税区较为普遍。高盛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大宗商品融资规模高达1600亿美元,约占中国短期外债总额的31%。其中,黄金、铜和铁矿石是被利用最多的融资抵押品,其他还包括大豆、、镍、锌和铝。

相关文章